【桃源銅仁·美麗鄉村】松桃寨英古鎮
2014-04-28 16:18:36   來源:微銅仁   

寨英古鎮

寨英古鎮位于松桃苗族自治縣西南部,距縣城65公里,松(桃)江(口)三級油路貫穿全境,是中國歷史上川楚之民最早進入貴州朝靚梵凈山宗教朝圣的梵凈山東線古道必經之地,它也是迄今為止貴州省保存較完整、梵凈山區域規模最大的古建筑群,有“梵凈古都”之稱。

它曾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第六子朱楨進入梵凈山區的屯兵之地。其城內的古城墻、古城門、水門碼頭、古石板街道、八大商號及桶子屋民居、會館等遺址尚存,更見當年的熱鬧繁華景象,是一座苗漢文化交融具有典型徽派建筑風格的古鎮,時有“小南京”之稱。上千年歷史悠久的滾龍民間藝術使其當之無愧被冠以“中國滾龍藝術之鄉”的美譽。

寨英古鎮·老街

寨英古鎮性格異常溫順,就如羞于表達的樸實純正的村姑,眉宇舉止間卻還是掩飾不住那脈脈的柔情吊腳樓下籠著的一汪幽水,正是她誠摯的情懷;臨河的一扇扇木窗,啟闔之間,納下片片匆匆來去的帆影。古鎮雖窄小,卻并不失平直簡約,一條條幽深的小巷里弄,一頭勾連著街道,一頭曲曲折折地延伸過去,把整個古鎮引宕得一波三折,有了音樂的節律。

歲月的刀斧,在滄桑的臉上刻下無法磨滅的痕跡。曾策馬行走的街道,誰一路匆匆而行,帶來神話種種。夾雜的南來北往的過客,來也匆忙,去也匆忙。鐫刻的記憶,在歷史中沉寂。

  

  寨英古鎮·滾龍

這里的景觀,總是帶著某種奇幻神秘的色彩。晴天,陽光絲絲縷縷,穿透綠意盎然的樹葉和鱗次櫛比的青磚瓦房,將潑墨寫意的光影彩繪在清清爽爽的石板之上:當百靈鳥的鳴囀和原汁原味的山歌帶著野草的芳香和河流的甜潤,若天籟之音從山那邊傳來;雨天,青春流光溢彩的女孩最愛看石板與雨滴熱烈相擁的場面,耐心地傾聽水對街的柔情萬種不忍分離的綿綿情話,在古街霧色蒼茫的背景和流行歌曲的旋律中倚成一道亮麗的風景。

最吸引人的是著名的福壽宮了,它和緊郊的萬壽宮一樣經過幾百年的風吹雨打,厚實的木門和粗壯的木柱,歪斜的板壁上掛著殘缺的窗群,雕刻精致的神龕已被煙熏火燎。但這一切卻始終遮掩不住宮殿最初的豪華與氣派,無論從什么角度看,它都稱得上是古代建筑藝術的集大成者。宮殿以四方井為中心,構思精巧、規模宏大,殿內所雕飾或歷史人物,或花蟲鳥獸,從表情到形態,靈動絕倫,栩栩如生。萬壽宮是古鎮現存最大的會館,據說是由段、程、陳、吳等姓氏共同出資,于清康年間修建,同治十三年建成,占地面積八百四十平方米。由于滄桑巨變,塑造了它的沉默。它靜靜地佇立在朝陽的光照下,讓苔蘚撫慰著它的傷痕,讓風兒撫慰著它的記憶,淡淡地看秋去春來,冷冷地聽雷鳴雨驟。它殘缺的肢體以堅忍毅力支持著,站立著,是要把榮辱永遠保存下來以警醒后人?它沒有說話,可是仿佛又說了很多很多。

    

    寨英古鎮·滾龍

面對這里的青山綠水,遙想久遠的歲月里那些逐水而居的人們,走進寨英河,走進這片上天賜予的豐饒土地,會帶著怎樣的欣喜和感激之情,伐木山巔,建筑沙灣,飲馬清流,泊舟清渚,何等的風光!

悠閑漫步在幽深的古街上,不經意間被一位老人請進屋里。進門處,是一個小花園,栽了清一色的茉莉花,雪白玲瓏的小花朵強韌的掛在深綠色的枝條上,香味四溢。小花園后面有一道側門,是打開著的,望出去就是寬闊的河面。

房屋是兩房一廳的格局,還算寬敞。廳內擺了幾張木椅,桌上有一臺超薄彩電,一縷沁人心脾的梵凈山云霧茶香,從玲瓏典雅茶幾上一盞茶壺中蕩溢出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從房門里面飄出來,沖著我們莞爾一笑,大大方方地給我們每人倒了一杯清茶。一會兒,姑娘就走出門去了。

       

       寨英古鎮·滾龍

這位六十開外的老人,一色的漢族服飾,嘴上叼著長長的煙斗,兩眼瞇著,神情泰然。而故鄉的印象是否在祖輩的口傳中留在他們的記憶里呢?那一派煙雨蒙朧、那一片依在洇洇河畔的樓影,那飛檐翹角的青磚四合院,那盈滿了水的靈柔的絲綢,他還是如夢幻一般地記下來了。老人姓陳,他興奮地呷了一口清香的云霧茶后,像見了多年不見的老朋友那樣與我們聊起天來。

他說幾乎任何一個朝代任何一個國家的軍隊都有它特殊的隨軍文化,用來豐富軍人的精神生活。明朝軍隊的隨軍文化中有一種典型的戲劇,叫做地戲。這是一種帶著面具,以軍事題材為主要內容,以說唱為主要方式的獨特題目。當這一隨軍劇種因為屯軍的緣故來到貴州,就與貴州歷史悠久內涵深遠的儺戲碰撞了。安順平壩的屯堡古鎮的屯軍后代把地戲保持了下來,我們這里的地戲當時也興起,清末才失傳。倒把花燈、茶燈、舞龍傳承下來了,除此之外,還有唱山歌的習慣,無論老幼都能郎情妹意地唱上一陣。

         

         寨英古鎮·滾龍

也許每一處風景不是詩人吟詠之地便是佛家之地藏,一叢參天古柏,赫然在目!所謂“才必兼乎趣而始于化,情必近乎癡而始于真”的無憾感悟;一個驛站客棧或者被經緯的條條石板街道,狹窄而悠長,所謂“南北阡陌之應酬,交錯縱橫之客往,不怕東來濃艷,就怕西來沾戀也”的悠然遐想;即使這樣,那我就姑且擁有那份眷戀的炊煙,時而穿過心里的橋洞,時而飄到心境的對岸,取舍得失人類最大痛苦的欲望;也為對岸河邊那又低又寬的石欄,坐著如詩躺著如畫的感慨,靜坐靜躺于一種無生無死無勝無負的無人境界,物我兩忘,苦苦著忍受別人無法忍受的霄壤之別,承受別人無法承受的精神虐待,抑或韌著千劍刺體,萬箭鉆心的歷史負荷,把沉重的文化凡思借助秀麗的山水幽幽吐出,走出自我個人與風景核心的周旋。

          

          寨英古鎮·長街宴

在文化百園里的精神領域拓展著其它學科里無法頂替的思想光芒,畢竟有著夢的挪移拖著月光下的鳳尾竹,讓自然的景觀與歷史文化的奇葩,拜訪著一件件語言瑰寶的藝術之尊,笑傲著勇敢犀利的思想和所向披靡的語言,演化成山水是山水的狀元牌坊,或云小儒是小儒者的類聚;或云大儒是大儒者的通行證;終久名鎮的背后是建筑,名人的背后是人民的文化氣息,為成功的人或物之背后有許多常人不具備優點的申述,儼如胳膊朝內彎,拳頭向外打的意識形態,向你有意無意地表露其中特有的思想內核,品味文人才子,各銜其能的靈性典范;俯視或仰望高貴是高貴者的座右銘,勇敢地屏除假裝集體睿智弱能的浮躁的時代,恬靜地隆起崇尚絕對服從的人性扭曲,為你為我地完美著另一種棲息的山水家園。

這凝聚著人文的精粹,就是寨英幽幽長長的風韻。

責任編輯:匡奇燃

相關熱詞搜索:銅仁 松桃 梵凈山

上一篇:【桃源銅仁·美麗鄉村】石阡堯上民族文化村
下一篇:黔東北儺戲概述

分享到: 收藏
羽毛球单打规则